北京新翰律师事务所-全国专业征地拆迁维权律师团专业的征地补偿,征地拆迁律师.咨询电话:15201521510
百度地图-网站地图

北京新翰律师事务所专业的征地补偿-征地拆迁-拆迁律师

  • 征地补偿-征地拆迁-拆迁律师

  • 当前位置:新翰征地补偿征地拆迁律师事务所 > 经典案例 > 珠海办案手记之十年拆迁维权的老宋 >
    珠海办案手记之十年拆迁维权的老宋
    发布日期:2019-03-29 13:33 浏览量 : 31

    老宋名叫宋志强,珠海人,打了十年的拆迁官司,问题仍悬而未决,20119月来北京找到本律师,委托王春刚律师代理这个令他困扰了将近十年的头疼事。

    只因一次拆迁,政府的一纸拆迁裁决,一个强拆令,宋志强及其弟弟宋志坤合建的一千多平米房产被拆掉了,不动产没有了,随之企业倒闭了,宋志强的人生机会丧失,命运彻底改变了。而在拆迁裁决被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后,宋氏兄弟满以为其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会很快解决(虽然省高院的判决书已经在网上被传为撤销拆迁裁决的经典判例,当初作出该判决的法官也曾发表文章专门论述)但8年之后,宋氏兄弟的拆迁问题仍是悬而未决。

    在与宋志强的接触中,给王律师的最深印象是,老宋是个很有素养也很理性的人。在近十年的维权过程中,一直通过法律途径表达诉求,没有采取任何不适合的方式甚至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就是在房屋被强拆前后,老宋仍表现得很理性,除了做好相关证据资料保全,就是配合政府拆迁方走协调程序。在拆迁裁决被撤销后补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老宋也没有因为行政行为被确认违法自己的财产遭受不法侵害这样不公正待遇而采取过激行动。但老宋讲:这些踌躇满志的老宋,如今满头白发,俨然变成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听老宋讲自己的经历,思维仍就十分清晰。

    厂房拆迁后,老宋的电子厂因没有合适的生产经营场所,工人对生活居住条件等不满意而纷纷离去,工厂被迫倒闭,老宋视之为生命般宝贵的十几个各种专利、实用新型也过期失效。此后,失去房屋的老宋开始过着租房子居住的生活,多次搬家。近几年,因父母年事已高需要照顾,老宋搬到父母处居住,专职照顾生病的父母。2011年初,父亲病逝后,老宋开始独自照顾病中的老母亲。最让宋先生牵挂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前年被查出鼻癌,正在治疗中。老宋是军人出身,曾经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部队服役9年,三十多年的党龄。从部队转业回到珠海后,老宋被分配到珠海宾馆工作,曾担任人事部经理。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同志来珠海考察,下榻珠海宾馆,老宋那时还是小宋,亲自为小平同志准备笔墨,小平同志为珠海市留下宝贵的题词。其后,毛主席的儿媳邵华将军带其子新宇来珠海,老宋亲自带其到珠海街头。以上内容老宋不愿意提起,其战友向我讲述时,被老宋多次打断。

    老宋在珠海有200多名战友,每年都要组织聚会,其中不乏事业有成者,老宋不愿意麻烦战友,也不愿提起自己这些年的落魄经历。但自从儿子生病后,为了儿子的生命,老宋无奈,开始向战友们借钱为儿子治病。我宋很伤感也很无奈,如果我儿子在这几年内病情得不到控制,因为没钱治病而出现什么结果,那我也就没法活了,我想我会采取一些措施,老宋像在自语,这句话老宋志讲了一遍就不再说。不知道朴实的老宋心里在想什么。

    对老宋兄弟的房屋拆迁,确实体现了特区速度。20011026日,香洲区拆迁办公室发出珠香拆公字(2001)第09号《城市房屋拆迁公告》,2002123日,珠海市香洲区拆迁办公室作出《拆迁裁决书》,200228日,送达香洲区政府《关于外神前村1112号房屋强制拆迁的决定》。29日,既实施了强拆。但对老宋兄弟拆迁纠纷的解决,却找不到特区应有的速度。

    想起2010年时,昆明市长张祖林在大会上讲过的一句话我们有些拆迁工作是对不起老百姓的。外神前新村拆迁,固然有旧村改造的成分和意愿,但平心而论,那纯粹是为了公共利益吗?其采取的程序和方式都十分合法吗?相关部门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开发生赚取了商业利益,而被拆迁人的利益谁来保护?就是纯粹为了公共利益,也不能牺牲老百姓利益啊。时过境迁,政府工作人员乃至领导人员也在不断更换,当初处理老宋拆迁问题的同志有的升职了,有的退休了,有的出事了,但政府还是政府,问题毕竟还要解决。

    虽然珠海市政府曾出具书面意见,责成区政府协调相关部门研究解决,但老宋的拆迁问题仍迟迟没有消息。

    2011年末,老宋及代理律师向珠海市主管部门递交的重新拆迁裁决的申请书。不久,珠海市拆迁管理部门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对珠海市拆迁管理部门的不予受理行为,老宋及代理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珠海市香洲区法院经开庭审理,被告国土资源局最终同意受理老宋的拆迁裁决。老宋本以为这一次终于见到曙光,但裁决机关在召开了一次裁决调解、答辩会以后,又以需要向相关部门调查为由作出中止拆迁裁决的决定。老宋还要等,老宋仍需要耐心等待。我们期待着老宋的拆迁问题能够早日得到圆满的解决,老宋毕竟不再年强了,对于老宋来说,各种现实情况决定了老宋真的拖不起了。

    (王春刚律师)

    附:珠海宋志强:《我的告官之路》

     

    我的告官之路

    -------拆迁维权十年不果的心路历程

    2001年,珠海市政府强力推行的26城中旧村改造轰轰烈烈展开。在破解一道世界性难题的高调拆迁中,一场横祸,使我走上漫漫维权路……

    .不敢直视父亲的目光

    外神前村新区,依山傍海,是80年代中后期由规划局成片规划,各宅地买主自行报批建设的35座独立私宅小区,被政府强制列入城中旧村拆迁,成为开发商美丽湾谋取暴利的黄金地盘。

    我兄弟房屋位于新区第二排1617号宅地,1988年分别获得《领取土地使用证凭据》和《居民建筑维修报建批复通知书》,两户合计报建面积545平方米。

    依照规划设计图要求,两宅+-00要从原地面提高3.8米,屋后必须砌筑东高4米、西高8米挡土墙,以保证与后排之间小区上坡车道所需高程。

    兄弟两宅连体建设,规划挡土墙线范围内,从原地面立起18条柱子构成高3.8米的架空层,为两宅规划+-00室内、外地面。规划+-00以上,两宅四角的座标和高程完全符合规划,仅中间应间隔3米部份相连。房屋建成后,架空层和3米相连部分形成数百平方超面积,1989年规划局城市管理监察大队和国土局监察科分别处以罚款,没有提出任何修改或拆除意见。

    由于经济原因,房屋未申请办理房地产权证手续。1993年申领营业执照经营电子厂,1996年起成为格力空调电子镇流器供应商,为避免拆迁影响生产,200111月底主动搬迁。

    由于未在规定时间内与开发商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我兄弟两宅1108平方米房屋被改建办认定为违章建筑,区拆迁办据此作出《拆迁裁决书》:两户合计补偿480平方米,(没有评估,以开发商和拆迁办合意的单价计算),扣缴445120元惩罚性地价,实偿658888元。(其余628平方米房屋及所经营电子厂包括搬迁费按政策不予补偿)。200228日,送达香洲区政府强制拆迁决定,29日(在我家居和电子厂主动搬迁65天后),实施强拆。

    拆迁使我们倾家荡产,父亲应激中风,工厂不久倒闭。父亲是在拆迁裁决第三次调解之后,裁决书下达之前中风的,一辈子在部队和机关工作的他,似乎已经预感到兄弟俩与政府的纠纷,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境况。

    我无法忘记父亲的目光,他已经混沌呆滞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想表达什么,却说不了话,是怨恨政府拆迁的不公平,还是责怪我无效的抗争?我不敢直视父亲的目光。从他中风那天起,我注定成了不孝之子。卧床九年,父亲终没看到抗争维权的结果。

    .说了的、想过的与没做的

    拆迁裁决的所谓调解,不如说是协迫。面对十几个政府官员和开发商,我说了这样的话:我曾有十八年党龄,退党也已十三年,我一直自认为不是共产党的共产党,甚至比许多共产党还要共产党,今天,我不希望你们逼得我反党。这句话,我坦率地写进给建设部、监察部的控诉书,还受到朋友的善意批评。

    说了的,该坦承,想过的,没必要隐瞒。一场拆迁横祸,房屋没了,工厂没了。官商勾结非法运作,不仅毁了我的家园,更毁了我的事业。我请律师提起诉讼,而脑子充斥的却是报复,0203年总是闪现以色列的定点清除,巴勒斯坦的人体战术,这思绪挥之不去。在山区承包水库,一位当地农民把家存的一包20管炸药拿来清塘育苗,我戏称民兵训练,结果没炸清的害鱼,把我放的鱼苗吃光了。直到200310月,高院撤销了改建办的《实偿核定表》和拆迁办的《拆迁裁决书》,激烈的思想才趋于平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2009年儿子患了鼻咽癌,我心里已经设定底线。

    以当兵九年经历,不会轻易犯法。但面对如此变故,若能心静如水,没有报复之心,那不是人,而是佛。我想过的,没有做。

    .十年争取不到认定两个字

    维权的最初依据,源于当年出版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问答》对《城市规划法》四十条的解释:根据上述规定,违章建筑属于必须拆除建筑或者必须经过改正方可使用的建筑,因此,在拆迁过程中,拆迁人对必须拆除违章建筑不予补偿。对经规划部门处罚,允许保留的,待补办手续后按合法建筑给予补偿。

    《城市规划法》、《广东省实施城市规划法办法》和《珠海市城市规划条例》都明确规定了对违章建筑认定有严重影响城市规划影响城市规划不影响城市规划区分,相应处理有限期拆除没收改正并处罚款补办手续多种,政府的一刀切拆迁政策明显违背上述规定。

    违章建筑的认定和处理是一个行政处罚程序,只有县级以上政府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拥有职权,据此,我向规划局提交了六次认定申请。

    然而十年经历证明,认定两个字好辛苦。尽管法律明确,高院也确认政府违法,但政府有错不纠,各种行政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就是不回到法定程序,对我已被违法强拆房屋是否属于违章建筑进行依法认定。只要不进入法定程序,既成事实也就不能改变,一切还是政策说了算。毕竟,房屋已经拆了,目的已经达到。

    这无异于把一个犯罪嫌疑人枪毙了,却没有经过法定程序认定他是否犯罪,犯了什么罪,是否量刑,该如何量刑。国家法律敌不过红头文件,依法行政只是一句空话。

    .承担胁迫与惩罚重任的地价

    政府的拆迁政策,除以违法手段剥夺被拆迁人房屋补偿面积以外,还赋予地价以两个绝然不同的功能:

    对于有报建无两证、超面积的被拆迁人,地价成为胁迫签订拆迁补偿合同的工具;对于胆敢不签合同的人,地价又承担起惩罚的重任---同等条件下,签合同,地价补交114元平方米,不签合同,地价补交927元平方米,相差七倍。

    相反,对开发商的拆一免二至三地价优惠政策,成为鼓励强拆,调动积极性的有力措施。根据广东省建设厅《珠海市城中旧村改造情况调研报告》:开发商每拆1平方米的房屋建筑面积,可免交23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地价,并减免相应的报建等费用2001年政府公布该区位商品地价1300元平方米推算:开发商强拆我兄弟1108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最高可免交3324平方米建筑面积地价,免交金额或许达到4321200元(由于政府不愿公开此信息,我无法拿到实际数据)。如果这个推算成立,则强拆我房屋的,政府补贴400多万,被强拆房屋的,政府还扣我40多万,所剩补偿款不到66万。其政策取向,令人发指,个中含义,使人深思。

    .陷入沼泽地

    沼泽地这个词,是在法律专家著作看到的,当时不理解其中深意,十年方尝出酸甜苦辣。

    仅就官司输赢而言,相对许多被拆迁人,我还算幸运。2002年第一场官司告市、区政府,一审败,二审胜。一审法院对如此明显的行政违法行为予以维持,只能以权大于法来解释。幸亏高院主持公道,依法确认改建办超赿职权,政府违法,撤销了改建办的《实偿核定表》和拆迁办的《拆迁裁决书》及一审判决,奠定维权基础。此后一年,我请求改建办协调职能部门履行高院判决,重新做出新的具体行政行为,没有任何结果。

    2004年第二场官司告市、区政府行政不作为同时提请国家赔偿,一审败得一塌糊涂。政府机构职能调整,就让我告错了对象---区拆迁办挥舞大捧乱打一通以后,金婵脱壳退出舞台。在政府提交法院的证据中,有一份国土资源局于2003.7.30签发的《授权委托书》,它本意为了缷责,却反证区拆迁办在2001年底并无权对我做出裁决。

    由于对法律理解错误,未走先行程序,一审又拖了整整一年,到签收裁定书,才发现我赔偿请求权愈期30天。法院立案时,曾对我诉讼请求提出四点意见,却没有向我(自诉人)指出遗漏先行程序这个主要证据。

    二审,高院认为应该进入法定程序,解决实体问题。经协调,改建领导小组和改建办就认定和处理发文给职能部门,信其有所作为,遂申请撤诉,高院准我撤诉并撤销一审裁定书。这道法律防线,第二次救我于难。

    2007年,规划局终于作出一个认定结果:545平方米报建面积合法,超面积为违章建筑,却在我签收文件后短短两小时收回。政府虚晃一枪,就把高级人民法院的努力化为乌有。

    再一拖到了2010年。第三场官司告的是规划建设局,只因折腾四年后复函认定的一句话,外神前新村11-12号房屋没有合法报建建筑面积,我称之为草菅人命,其用心险恶:否定我报建事实,设定我违章前提,却仍然不予定性。我不得不请律师打这场官司。一、二审都赢了,感觉却象一发空炮去打一个空靶。没有问责制,官员对法律没有敬畏之心,倒拿法律来玩,职能部门在政策范围内选择性执法,官司输了,无须负责,撤销一份复函,重来,再拖几年而已。但如果他赢了官司,我也就完了。

    胜诉,使我感觉法律的公正,败诉,让我看到司法的不独立,行政,我领教了无赖的手段,而我,陷入了沼泽地,感觉很无奈。

    .选择盛廷

    无奈,源于法律缺失、司法不公、尤其是行政不法等负面因素,但不影响我对法制社会进步的总体判断,否则抗争也没有意义。

    无奈,没有使我丧失信心。因为抗争的初衷,是坚信依法不能认定我房屋为严重影响城市规划限期拆除没收不予补偿违章建筑。至今,初衷不改。

    虽然无奈,还得面对现实。1108平方米那是10套房,以现房价八辈子也搏不来。高筑的债台得拆平,母亲的病痛,儿子的癌症还指望那些拆迁费。本属自己的房屋,没有不抗争的理由。

    正是因为无奈,我选择了北京盛廷律师事务所及著名拆迁律师王春刚。目前,王春刚律师代理我向珠海市房屋拆迁主管部门申请拆迁裁决,几经周折,在王律师的努力和坚持下,时隔十年的拆迁纠纷,重新裁决的申请被受理。我也重新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上一篇:城中村房屋拆迁 律师助力获补偿
    下一篇:"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权利保护”研讨会成功举办

    相关新闻
    首页 |关于新翰 |资深律师团 |经典案例 |拆迁政策 |征地补偿 |征地拆迁 |拆迁咨询 |联系我们 |
    cache
    Processed in 0.026192 Second.